童阅房.我的小事很重要

J生活权
2020
07/28
11:07

童阅房.我的小事很重要
《重要的小事》
文、图:安艾珀
译:刘孟颖
出版:小熊出版
特约:子若 [email protected]
本期焦点:安艾珀(Anne Herbauts)


每个人都有耳朵和嘴巴,耳朵用来听,嘴巴用来说。不过,嘴巴要说的,耳朵未必听;耳朵想听的,嘴巴又未必会说,渐渐的,我们不知道何时该说、何时该听?该说、该听的是大事还是小事?《重要的小事》是否说了什幺我们该听的事?

“小事”是故事里的主角,他是个男孩,故事一开始就直接了当说小事很难过。他的难过不仅占领了他整颗心,同时也把整个画面都占据了。我们知道,难过成了他的全部,对他而言,这是件大事。

他为何难过?他的猫咪不见了!他开始走在寻猫的路上,当他遇到牛仔,向对方倾诉了他的难过,不料,对方回说本身更惨,他的帽子、钥匙圈和马儿全都不见了,这些身外物对牛仔来说很重要,难怪他难过。

既然牛仔比小事惨,也就找不到说下去的理由了。小事只好继续往前走,他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和动物,都有遭遇悲伤与难过的事,好比:乌鸦的鼻梁被打断,鞋子被小石头卡住;有的人因国家被吞噬而哭泣悲痛,流离失所的人更是饿得连脚跟都难受。

他们都比小事更惨,小事的事显得微不足道。

一路上,小事遇到不同人给的不同反应,除了有人倒过来说自己如何惨,也有人随意用个理由打发他,更有人选择听也不听,包括:商人建议他养一只新猫、老太太不等他说完就睡着了。

如此看来,小事的事之于他们,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童阅房.我的小事很重要这一回,安艾珀用了像孩子般的涂鸦,加上简单线条、拼贴,以及较为沉稳的颜色做为构图。天下有更多重要事

这个世界有更多令人难过的重要事,风向标指出,在小事不知道的远方,有剥削、船难、饥荒、车祸、疾病、创伤、龙卷风、过敏源、高压电塔、粮食危机、污染,瘟疫,乃至死亡等事情上演着,尽管如此,这都不足以减轻小事的难过。

大事面前,小事虽觉渺小,却不能化小事为无事。

小事怀着自己的伤心事,走进天下大事,看起来事事与己无关,却又好像事事关己,他得知天下间有更多比猫咪走失的更重要事情。旅途中,他甚至学会了把自己放小再放小,把原先巨大的难过缩小再缩小,小到当他走到北极圈遇上因纽特人(Inuit)面对酷寒时,他只是缩起脖子,什幺都没说,只是冷着。

小事的事,真可以就此永远封存在冰天雪地里吗?

后来,小狗来了,问他为何难过,小事原本打算不说,可是在小狗追问下,他再次提起自己那只既野蛮又凶猛却一叫就到的猫咪不见了。这一次,他提醒自己,远方还有更重要的事。然而,小狗依然坐到他身边,要听小事说他和猫咪的事。

聆听是最好的陪伴

在小事的故事里,你有没有看见自己?你是那个男孩小事,还是那些自我感觉更惨的人,或者是那只小狗。我想,以上皆有过吧!

有时候,我们是小事,心里总是压制着许多想说却无处可说的懊恼事,但现实告诉我们,自己嘴巴要说的,别人的耳朵未必愿意听,渐渐的,选择不说了。

倘若孩子及早被磨成这个模样,这都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事。

有时候,我们又像那些感觉更惨的人,总以为自己的难过才是难过,从不愿意去聆听别人,不知不觉的自我,把一切挡在门外。

这种情况尤其常发生在大人与孩子之间,既定“大人的事是大事,小孩的事是小事”之刻板印象,往往使成人选择以漫不经心的态度,甚至不愿意聆听,来面对孩子的说话。

在这个需要人与人心连心的世界里,不论成人或小孩,其实更需要的是像小狗这样的角色,一个愿意把耳朵借出来给别人的角色。

哪怕你无法使对方的困难与难过帮上任何忙,对方需要的是聆听,静静地听他说话,也是一种陪伴。成人需要这种陪伴,孩子更需要。

童阅房.我的小事很重要“小事”的小事让他的难过,占据了书页的全部,也占据了他心的所有。给孩子听也给成人看

世界上真有大事和小事之分?谁来决定事情的大小呢?不管大小事,也许只有如何处理的事,“小事”重要,“小事”的小事也重要,也得找到出口。

比利时绘本作家和画家安艾珀的作品,总是让人有所思有所想,在她如诗的文字里遇见哲思。

第一次被她着作吸引的是《风是什幺颜色》,在无味无色只能感觉的风里,她用披上诗衣的文字,带领读者领略风的色彩。她擅长运用绮丽彩色,予人无限大的想像空间。

但在《重要的小事》里,她一改常态,不再使用重彩浓笔来渲染故事的意境,而是用了像孩子般的涂鸦,加上简单线条、拼贴,以及较沉稳的颜色做构图。这个故事说给孩子听,也写给成年人看。

【小小背景】安艾珀  

比利时绘本作家和画家安艾珀,于1975年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Brussels)出生,她毕业于比利时乃至欧洲最着名也最古老的美术学院之一的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主修插画与动画。

21岁开始创作,她已完成超过30本以上的绘本和漫画,绘本作品有《风是什幺颜色?》《很爱很爱你》《时间有空》《微乎其微的小事》等,同时,她也涉猎短片、动画、故事剧场等领域。

作品屡获欧洲各大童书奖项的肯定,包括1999年获意大利波隆那书展(Bologne)童书大奖与法国女巫奖等。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